头部

公司产品

友情链接


 
抢占蛋白质科学前沿制高点 百奥打造生物制药第一品牌
发布日期: 2005-12-02
    编者按:作为全球生产规模最大、市场占有率最高的蚓激酶生产企业,今天的北京百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在蚓激酶药物领域拥有绝对话语权。不仅如此,单就企业药品医院销售额而言,其在全国重点城市样本医院使用抗血栓药物统计中,也已经排名全国第二。
   
    正是因为百奥药业表现如此出色,才使得蚓激酶在国内抗血栓药物排名中得以大幅度提升—根据最新统计,蚓激酶已经成为国内用量占第三位的抗血栓药物。 而今,作为百奥药业的掌舵人,百奥药业总经理侯全民的视野早已经超出了单纯的蚓激酶领域,他的新的构想是进一步延伸百奥药业在蛋白质多肽领域的触角,目标则是抢占国际蛋白质科学前沿制高点,将百奥打造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内生物制药第一品牌。

    一个科研项目催生一个产业

    百奥药业正式成立的日期是1995年1月19日,而蚓激酶作为一个项目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立项始于1984年。
    在此期间,以蚓激酶发明人樊蓉和吴骋为首的“蚯蚓纤溶酶研究组”不仅完成了蚓激酶胶囊临床前综合研究,取得了国家科委颁布的《国家科技成果证书》,其产品蚓激酶胶囊还完成了III期临床,获得了国家卫生部颁发的《蚓激酶及胶囊新药证书》。
    而当时的背景是,中科院提出将综合配套改革深化为结构性调整,并最终出台了《中国科学院关于推进结构性调整深化改革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根据该《意见》,生物物理所与物理所、化学所、应用数学所、地球物理所一道,成为中科院基础性研究整体所改革的试点单位。
    在此情势之下,生物物理所就以国家科委“国家级科技成果重点推广计划”项目“蚓激酶及蚓激酶胶囊”技术依托单位身份,发起成立了百奥药业,以公司形式对蚓激酶及蚓激酶胶囊进行产业化。
    百奥药业的成立极具标志性意义—正是从它成立的那一天开始,蚓激酶正式从一个科研项目转化为商品,并最终形成了今天蔚为可观的产业规模。
    而侯全民也正是借助百奥药业这个平台,完成了自己从“官员”向“商人”的“惊险的一跃”—当时,他以生物物理所办公室副主任的身份调任百奥药业总经理助理,并一手完成了百奥药业的整个注册成立过程。


    遭遇寒冬

    依靠国家财政部700万元的科技扶贫贷款,百奥药业很快建起了蚓激酶原料药和胶囊两条生产线,并陆续将百奥蚓激酶投放市场。
    然而,作为院所下属科研型企业,百奥药业与其他诸多院所企业一样,在市场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原因是科研出身的企业领导人不仅缺乏企业管理经验,更不善于开发市场,致使市场迟迟无法打开,甚至企业的生存都岌岌可危。当时身为总经理助理的侯全民异常焦虑,然而单靠一己之力却难以改变企业现状。失望之余,其对企业的发展逐渐失去信心。于是,他在1996年5月离开百奥药业,到河北省担任科技副县长,进行挂职锻炼。
    而在此期间,百奥药业的产品销售一直没有大的突破,直到1998年,已经拥有百名员工的百奥药业,其产品的年销售额仅为500万元,利润更是可怜,几乎是零。

    艰难转型

    与此同时,心脑血管药物市场却在急剧扩大。根据FDA的统计数据,心脑血管疾病已成为我国最大高发疾病,每年发病率1300万例以上。目前心血管药物的销量已经超过全国药品的25%,仅抗栓溶栓类药品市场就超过20亿元。
    这个时候,百奥药业的股东们再也坐不住了。他们迫切地希望能有新的血液进来,拯救百奥药业于危难之中。于是,在百奥药业股东的力邀之下,已经挂职锻炼归来并担任所科技开发处副处长的侯全民,于1999年2月再度入主百奥药业并出任百奥药业总经理。
    百奥药业的转型也就由此开始,侯全民将之归结为“二次创业”。得到充分授权的侯全民,上任之后就对企业着手进行整顿。
    第一步工作就是彻底了解企业当时的生产能力。为此,他招聘了一个生产助理,按照当时生产的体制、工作量计算现有生产能力;另外他还聘请一位博导从技术上分析企业的生产能力。经过半年多的摸索,侯全民了解到,在人员不增加的情况下,企业的生产能力能增长5-6倍。
    对企业的生产能力有了透彻了解之后,侯全民又开始着手建立企业的销售队伍,拓展新的市场。措施之一就是稳定现有销售骨干。当时,侯全民给他们的承诺是:“我以个人人格担保,即便公司赔了,或我自己拿不到钱,只要你的钱回了,我立马跟你兑现,而且当月兑现。”措施之二是调整企业人才结构。通过努力,吸纳了不少符合市场需求的专业人才来充实企业队伍。

    驶上快车道

    整顿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整顿之后的企业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的生机。对此,可以从五个角度进行解析。
    首先,从生产角度讲,2001年4月,“百奥蚓激酶系列产品及蚯蚓产业化”被成功列入“国家计委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该项目的实施,将使百奥药业形成年产1亿粒蚓激酶胶囊、3000万支蚓激酶注射剂、1000吨药用蚯蚓的生产能力,除此以外,还将形成“农业废弃物—蚯蚓—蚯蚓生物制剂—植(动)物生产”的生态链。据悉,该基地的建成将使百奥药业成为国内最大的生化原料药生产平台。
    其次,从产品质量角度讲,“百奥蚓激酶”产品企业标准已经被国家药典委员会确定为国家标准。“三流企业卖产品,二流企业卖技术,一流企业卖专利,超一流企业卖标准”。一项专利影响一个企业,一个标准则影响一个产业。作为被国内外认可的首个具有特异性的口服抗栓溶栓生物技术药物,“百奥蚓激酶肠溶胶囊”突破了抗栓溶栓药物不能口服的禁区。该项目自1984年立项以来,先后荣获《国家重大科技成果证书》、《国家二类新药证书等多个奖项》。
    第三,从销售角度讲,建立了成熟的销售模式,拥有了专业的销售渠道。以前百奥药业的销售基本在北京,而且1999年以前基本上是自然销售,没有人做市场。现在,百奥药业已经建立起了“学术引领市场,口碑扩展市场,疗效巩固市场”的销售模式,其全国性营销队伍和网络也已经建立,拥有17个外埠办事处,专业销售人员100多名。
    第四,从销售额来讲,1998年百奥药业的销售规模是500万元,而到2004年,其销售规模已经超过6000万元,5年时间增长了10倍。
    第五,从市场占有率讲,1999年蚓激酶在全国医院内抗栓溶栓药品市场中名列第七,百奥蚓激酶的市场份额是28%。2001年蚓激酶跻身院内抗栓溶栓药品市场的前三甲,成为血栓性疾病的一线药物,百奥蚓激酶的市场占有率提高到73%。现在,其市场占有率更是提高到了85%。

    新的愿景

    在蚓激酶领域已经拥有充分话语权的百奥药业,而今又将视野拓展到了蛋白质多肽领域。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探究基因组所蕴含的生物学意义,阐明基因组的生物学功能,已经成为当今生物研究领域的热点。而蛋白质是基因功能的载体,对蛋白质功能、三维结构和折叠原理的研究,对保障人类健康、促进农业发展、解决生态和能源危机问题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毫无疑问,蛋白质已经逐渐成为新世纪最大的生物战略资源之一,世界生命科学研究进入了一个以蛋白质组学和生物药品开发为重点的新阶段。
    为了实现自己在该领域的抱负,百奥药业已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中生北控共同发起建立了“蛋白质与多肽药物实验室”。侯全民表示,该实验室早期将以国家投入为主,充分利用现有资源,集中投入增量资源,分阶段、有重点地建设大规模、高产出蛋白质生产平台、蛋白质功能分析平台、结构基因组学平台、蛋白质组学平台和抗原抗体生产平台等五个国际一流的蛋白质科学研究平台,并在此基础上开展蛋白质科学基础性研究,争取开创国际科学研究的前沿领域,并在这些领域中取得重大原创性成果。而到了中期,实验室将以国家、地方与企业投入相结合,开展面向人口与健康、农业相关的国家重大需求的应用基础性研究;而后期以企业投入为主,促进研究成果产业化。
    值得关注的是,一个以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和北京百奥药业为载体的,总投资达2.8亿元人民币的更大的平台—“国家蛋白质科学国家基地”也已经进入正式实施阶段。据悉,该基地由两个紧密关连的部分组成:一是蛋白质科学国家实验室,主要包括结构基因组和蛋白质组学,还包括高通量蛋白质生产,为蛋白质功能研究、抗体产生提供物质基础,这部分叫做研究体系;二是蛋白质产业国家工程中心,它主要是将研究体系中产生的功能蛋白、抗体等及其工艺进行产业化。
    而其目标就是在抢占国际蛋白质科学前沿制高点长远目标的同时,致力于产业化的技术和实施。而百奥药业无疑将承担产业化的重任。(全文刊登在2005年10月18日星期二《科学时报》第4版•视点栏目)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