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公司产品

友情链接


 
他为“百奥”辉煌添入重彩一笔
发布日期: 2007-11-27
    26岁时,他主动放弃稳定的生活,到企业谋求发展。由于与企业经营思想的冲突与碰撞,他离开挚爱的企业,到地方完成自身的社会实践。多年后,他凭借自身积累的学识,重返竞争激烈的医药战场。满怀创业激情和抱负,他带领一个几乎停滞的制药企业实现前所未有的辉煌。他就是优秀企业家、百奥药业总经理侯全民。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照片终将褪色,记忆永不褪去,让历史告诉未来,让未来见证百奥”这是当记者刚进入整洁而全新的昌平科技园区百奥药业大厅时就看到的展示牌。从字里行间记者已经深深感到百奥主人的宏伟雄心,百奥企业文化的精髓,百奥人不屈不挠的品质。
 
    当记者在采访侯全民时,感到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体现着他个人对企业文化的理解,对企业稳步生存与发展的理解。他已经紧紧抓住在激烈的市场角逐与较量中企业获胜的至宝,向世人充分展示“百奥”的成果和精神。他在经历百奥药业的历史和展望百奥药业的未来时,不无感慨地写道:“儒子精钻,中关含辛龙化丹;书生擅舞,北沙茹苦碧连天;继往开来,燕山随心耸基业;众志成城,壮志着意凌云霄。”

    儒子精钻   中关含辛龙化丹

    侯全民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办公室任副主任职务。他初次接触到蚓激酶这项重大成果是蚓激酶发明人樊蓉教授去办公室办理蚓激酶的相关手续。他认识到蚓激酶具有相当大的社会价值和发展前景。
    “儒子精钻,中关含辛龙化丹”蕴涵着90年代以前,樊蓉与吴骋两位科学家在中关村含辛茹苦把传统的地龙(蚯蚓)转化为灵丹妙药的漫长与寂寞的科研历程。樊蓉与吴骋教授通过《参考消息》获悉蚯蚓中存在一种溶解血栓的酶,两位科学家萌生出极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蚯蚓在《本草纲目》中就曾有记载,是中国传统医药,而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在研究酶学方面是国内权威单位,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因此,两位科学家一致认为有研究此项课题的必要性。于是,1984年蚓激酶正式立项。当时,此项课题得到生物物理研究所的大力支持,研究速度与进展都比较快。1987年,此项课题得到国家科委成果鉴定。期间,此项课题得到一家生产企业的关注,联合进行基础研究。1990年,临床前研究结束,进入临床研究。1992年,临床研究圆满结束,生物物理研究所获得蚓激酶新药证书。1994年,生物物理所决定创办自己的中试企业,使此项重大成果产业化,为新药研究提供一个中试平台。
    侯全民在生物物理研究所从事科研成果宣传等工作,他深深感到此项课题顺利产业化的任务十分艰巨,因为生物物理研究所当时还没有自己的中试企业,企业遵循的操作规则与实验室是完全不同的,需要具有足够的经费和大量的人员,许多问题都是此项课题走出实验室,走向市场的拦路虎。但他毅然选择挑战自我、挑战困难的道路,放弃了生物物理研究所相对稳定的工作,拒绝了研究所领导对他的挽留,离开了温室里和煦的阳光,选择在汹涌波涛中博击。
    他当时仅仅26岁,但满怀抱负,迫切希望此项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造福广大患者。同时,出于个人发展的思考,希望在一个能够充分发挥自身才能的平台施展理想,获得更多学习和发展的机会。当时,科学院成都生物所地奥心血康的成功研制和产业化使他更加坚信蚓激酶的科学价值不亚于地奥心血康,它的未来同样是无法估量的。他逐渐认识到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企业将成为社会活动的主体,个人非常有必要到企业中进行实践和磨练。他与企业的专家认真沟通,专家也非常愿意他加盟到企业这个队伍中来,于是,他立即转换角色,积极投身到企业的筹建工作之中。
    新建药厂所需的手续相当繁琐,需要七八个部门的行政批复,包括卫生局、医药总公司、工商局、商标局、高新技术企业管理局等,侯全民有时骑自行车,有时挤公共汽车,穿梭于各个部门之间。不仅如此,他还负责企业人员招聘、办公室管理等工作。通过他一年多的辛苦奔波,药企终于拿到药品生产许可证,可以正式生产。当时,企业得到财政部科技贷款750万用于厂房建设,因此,百奥药业可以顺利生产并销售蚓激酶。

    抱负难以施展—他毅然离开

    尽管一切开始得很顺利,但是侯全民逐渐发现研究所办企业存有很多弊端,生产的产品与市场需求相去甚远,对市场激烈竞争预测不足,没有遵循大规模生产的管理模式,没有聘用优秀的营销人才,缺乏社会融资,企业不允许改制等。1995年~1998年,企业一直处于停顿状态,生产与销售丝毫没有起色,徘徊在激烈市场竞争的边缘。他曾作出一种新的尝试,向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申请“火炬计划”贷款,经过他积极努力,办完所有的手续,终于得到贷款批复。“火炬计划”贷款的额度为400万,可以解决当时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但是需要找一个单位作担保。侯全民积极奔走,终于找到中科集团愿意作担保单位,但是,如果到期不返还贷款,需要相应地把药企的股权转让给中科集团。由于传统的观念无法转变,生物物理所所长需要承担责任,认为股权转让的结果会很严重,因此,他不打算冒此风险,一口否决了侯全民的贷款计划。
    侯全民再次思考自己来到此企业的初衷,所有的理想与抱负似乎都找不到释放的空间。如果从根本上观念不转变,企业只能长期处于盈亏平衡状态,又何谈发展呢?产品都有一个最佳的推广时间,时间久了,产品游离在市场边缘,自然也就销声匿迹了。侯全民深深感到自己的抱负在企业无法施展,而这段时间同时也是自己完成社会实践和自身发展的关键阶段,于是,他决定离开企业到基层发展。
    于是,他来到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挂职任科技副县长,在这里他如鱼得水,寻到一处足够大的空间来实践自我,锻炼自我。他发现此县虽然有充足的自然资源,但处于封闭状态,没有引入资金和专家,科技相对落后。他了解到当地有一定的黄金储量,但是由于工艺技术落后,黄金的提取率相对很低,而且黄金储量的探测也不是非常明确。于是,他多方联系,邀请中科院地质学方面泰斗级专家带领十多个科学家来到当地进行调查,最后留两个课题组在当地工作两年多。经过科研人员的深入研究,黄金提取工艺得到改良,黄金提取率明显增加,储量的探测工作也进一步明确,增加5吨多黄金,经济效益高达几个亿。侯全民积极引进人才不仅使企业的寿命得到延长,同时增加了当地财政收入。
    侯全民的第二项举措是为赤城县筹划长远战略规划。他诚邀中科院地理所从事经济地理方面的专家来到当地,进行资源和环境的全面调研,然后作出一个整体规划。此项战略规划对全县5年的经济发展具有指导作用,使全县的整体发展思路更加明确。
    他的第三个举措是为当地引进实实在在的农牧业生产技术。中国农业大学专家从日本引进生态技术需要在全国找示范点,于是,他把专家请到当地,进行了两年多的示范。此项新技术的引进使动物增肉,产蛋率增加,动物得病率减少,提高了饲料的利用率,动物的粪便更合理地用于农作物的施肥,使整个生态环境有了很大改进。因此,侯全民的工作得到国家扶贫办的充分肯定,张家口市委给他记二等功一次,荣获“劳动模范”、中科院挂职优秀工作者称号。

    书生擅舞 北沙茹苦碧连天

    1998年,他重新回到生物物理研究所从事科研成果转化的管理工作。1999年,生物物理所所长换届时,侯全民出任百奥药业总经理的职务。新任所长希望年轻一代承担二次创业的责任,侯全民也希望此项目有所发展,自己有所作为。于是,“永不满足,永不停止”的他承担起二次创业的重任。当时,企业财务总资产只有600多万元等多重困境,侯全民没有丝毫的退缩,他说:“为了企业,我第一年可以不拿工资,但是一定兑现销售人员的销售业绩。”他感言:“知识分子办企业,有诗情画意的情结。蚓激酶的蛋白质晶体结构如舞动的飘带,我希望把这个飘带在全国乃至国际的舞台上表演,希望得到专家、市场、患者的肯定。我希望在北沙滩创出一番事业。”
    1998年,蚓激酶申报进入医保目录,专家已经给予了一些肯定意见。同时,贾庆林同志到药企视察工作,对企业工作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蚓激酶经过各方面的验证后顺利进入医保目录,对蚓激酶在市场的推广有了一定的保障。侯全民积极推行销售员的激励制度,调动销售人员的积极性,使他在刚刚任职一个月时,销售回款突破100万。他了解到产品已经有了3年多的积累,对市场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只要找到一个撬动点,就可以激发所有人的积极性。
    为了满足销售增长的产品供应,他外聘了一位生产经理,先让他作生产车间的主任助理,到生产车间调研每一个工序,一个月后提交报告,确定生产的潜能有多大。一个月后,侯全民任命他为生产车间主任,按照他的想法进行整顿,使生产效率明显提高。外包原来一天每人可以包4件,现在快速发展到可以包12件;原料药投料4批,增加到6批,达到人休息,机器继续工作的高效运作模式。经过不到一年的整顿,生产能力由不到1000万扩展到5000多万。此时,侯全民对生产能力有了足够的信心。
    侯全民为了拓宽市场,进行大规模的招聘,聘用了大批地区经理级的人物,陆续派往各地进行市场开发。侯全民组织销售人员进行培训,使销售人员对产品和市场有更充分的理解,同时建立市场部,对产品进行了新的定位与策划。侯全民明确了走“学术引领市场,口碑开拓市场,疗效巩固市场”的品牌化道路。
    侯全民新招聘的员工都是医药方面本科以上的人才,而且许多人有过外企的工作经验。侯全民任命一位有外企工作经验的人做北京地区经理后,2001年初,北京地区已经实现1300万元的销售回款,尽管侯全民所承担的风险是相当大的,但是,他稳定住销售一线70%的销售量,充分调动储备人才的积极性,使企业顺利渡过难关,并超额完成销售任务,实现2000万元销售回款。人心所向决定事业的成败,侯全民相信“事是由人做出来的,必须相信自己的能力。”经过整顿,公司的整个面貌也焕然一新。
    2002年,医药企业需经历GMP认证大关,在激烈竞争的市场氛围下,GMP的认证直接决定企业在市场中的竞争力。当时,侯全民已经积极筹建昌平科技园区新厂房的建设,但是,这项工程历时非常长,而目前GMP认证迫在眉睫。于是,他在投入不大的情况下,积极改造旧厂房,一次性原料药和制剂都通过GMP认证,在同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为了巩固市场和树立品牌效应,把优势充分发挥出来,药厂与生物物理研究所共同进一步研究蚓激酶的结构、机理、质量标准、针剂的开发、吸收机理,这些成果自2002年以后,陆续由中科院院士及研究人员带到全国各地的学术年会,甚至在由企业自己主导的学术活动上,给同行业专家介绍蚓激酶的最新研究成果。
    蚓激酶在上海学术界有很大的争议,始终未进入上海医保目录,侯全民在上海进行了大规模的二期双盲试验,长达四年的时间坚持不懈做临床推广,终于在2004年进入上海医保目录。百奥的产品在短时间内占领了上海85%大医院的蚓激酶市场。侯全民陆续投入上千万的经费用于科研与临床推广,使蚓激酶成为同品种的第一品牌,在市场上占有绝对领导地位。

    继往开来 燕山随心耸基业

    侯全民在经营百奥企业的时候,个人得到了很多锻炼和发展。他积极参加MBA课程学习,并到大连辉瑞、西安杨森药业去学习。同时,他组织员工到外企学习企业组织结构建设、管理理念。他做了很多尝试,确定了“科技使生命更加美丽”的企业使命。他使员工感到了科技成功带来的喜悦和个人价值在企业中的充分实现,不仅使企业成为一个获取经济利益的地方,更是一所培养人才的学校,使在百奥工作过的人都有收获。他实施“请进来送出去”的培训方式,对中层干部和销售经理进行EMBA课程培训,从组织结构、组织建设、企业文化、人力资源管理、心理学、市场营销学等12个方面进行系统学习。在培训方面,侯全民投入了相当多的资金,但他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他有了一个更加专业、更具有凝聚力的队伍,而且通过培训,建立了一个很好的沟通平台,使企业有了共同的语言。
    侯全民把“合作、敬业、创新”作为企业精神,他认为合作是基础,敬业是灵魂,创新是关键。不善于合作的人即使个人能力很强,也不会成为一个好领导。2003年,侯全民专门组织企业精神演讲比赛,让每一个员工写一篇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他从这些文章中筛选出30篇优秀文章,召开了员工大会,并让其中的10个员工在大会上进行演讲,起到了自我教育、自我激励的作用。北京地区的销售冠军刚开始写的文章没有结合自身的实际,侯全民告诉他说:“你自身的经历就非常有说服力。”这位销售冠军为了开发一个医院,整整坚持了一年半的时间,每周药房主任接待医药代表一次,而且只接待前十个人,于是他每天五点从家出发,不到六点就在药房主任门口排队,一直到八点半才能等到药房主任接待。他整整一年半始终排在第一名。刚开始药房主任只是说“把资料放在这吧”类似的短短几句话,但是他始终坚持。直到第四个月,他看到药房主任正在收集资料写论文,他看到桌上放的相关书籍后跑到北京市图书馆查出相关资料,复印好并装订成一本册子,在下次访问药房主任时,亲自送给他。药房主任一看到资料非常感动,和他多聊了几句。由于这是一家比较难进的医院,公司不会给予他过分的要求,但是半年后他成功了,蚓激酶顺利地进入了该医院。这个案例说明,只要产品是好的,敬业是每个员工成功的法宝。现在是一个服务的时代,质量差不多的情况下,企业精神和品牌是企业立足于社会的灵魂。
    侯全民坚持的信条第一是对社会负责,第二是对顾客负责,第三是对员工负责,第四是对股东负责。他认为这样的顺序才是合理的,只有首先对前三者负责,对股东负责才不是一句空谈。一个企业需要有社会责任感,新建厂房时应做好污水处理的问题。他在新建厂房时投资了200多万元建立污水处理厂,不仅使周围的环境未受到丝毫的影响,而且二次处理后的水可以循环使用,在经济效益上也有一定的创收。此外,他对公益事业很热心,常常给希望小学捐款,给员工树立了极强的社会责任感。这也正是他的企业吸引员工的地方。同时,他认为企业必须对顾客负责,严格保证药品质量;对员工负责,使员工在企业内得到自身发展,最后才有可能对股东负责。这些理念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坚持,使百奥企业有了创新性技术以及更多新的专利产品,使百奥的旗帜更加高高飘扬。
    侯全民已经规划出长远计划,五年内蚓激酶的销售额完全保证了企业生存和发展,五年后研发平台的科研成果可以保证企业长期稳定的发展,十年后重磅级的药物可能问世,使企业更具有生命力。目前,企业在抗病毒药物、糖尿病药物、心血管药物都有一定的研究成果,侯全民要使百奥逐步与国际企业在同一舞台竞争,为进入国际市场做好充分的准备。
    他建昌平科技园区新厂房整整花了五年的时间,资金批复了五次。在资金只有一千多万时,他就设想建立一亿规模的企业。这在别人看来也许只是个梦想,但是他向世人证实了那不是空中楼阁,而已经确确实实存在了。他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首先建立原料楼,再建制剂楼,最后建立办公楼。建完后仍有一千五百万的缺口,他不断追加贷款,使企业边建设边生产,企业突破原有规模,产品进入国际市场。
    他就在燕山脚下,在他衷爱的土地上按着自己的理想与信念不断地前进、前进……。(全文刊登在2006年11月上半月《首都医药》医药传奇栏目)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