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公司产品

友情链接


 
百奥药业:“智”造生物医药的“联想”
发布日期: 2009-05-12
    “企业要想在金融危机中抵御风险,日常中必须苦练内功,而不是等到危机来了才想办法应对。谁的内功练得好,谁受到的冲击就会小一些。对于百奥药业来说,我们一直坚持品牌建设,我们借助中国科学院文化,加上自身高新技术企业的性质,能更好地把事情做深做透。”百奥药业总经理侯全民说。

    2009年2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莅临中生北控(集团)公司视察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院系企业的发展状况,同时视察了中生公司旗下规模最大的子公司百奥药业。百奥药业以成功转化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自主知识产权的成果与技术,研制和生产出抗血栓药物—蚓激酶,并已在市场同类品种中占据领军地位而著称。路甬祥表示:“这次看了集团公司以后,使我对生物物理研究所的印象更加完整,过去认为生物物理研究所的任务主要是基础研究、前沿探索,是一个很优秀的研究所;看了集团公司后觉得,生物物理研究所也很重视企业孵化,很重视知识和技术的推广应用。这为基础类的研究所如何把面向国家战略需求和面向世界科学前沿结合起来,提供了很好的榜样。”

    日前,在“2008中关村中小高新技术企业年度推荐活动”中,百奥药业当选“2008中小高新技术企业十佳年度企业”。百奥药业之所以能取得目前的成绩,根源就在于将练内功常态化。

    科研先行 危机中不倒的王牌
    “金融危机下,企业的品牌和质量才是支撑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王牌。”侯全民说,“诸如柳传志、马云等企业家纷纷发表言论,认为金融危机的寒潮还仅仅是开始,真正的冬天还在后边。”越是这样的“乱世”,企业和企业家越是要有定力,“这样的经济形势下,百奥药业并没有裁员,反而继续广纳英才;这样的经济形势下,百奥药业依然投入资金,保证科研先行,拓展原有产品的业务领域,同时开发新产品。”

    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开发,百奥药业已经将蚓激酶做成了自己的拳头产品。蚓激酶最早被广泛地用于脑血管病,在此类临床治疗中取得了良好疗效。然而,百奥药业并没有停步不前。

    侯全民说:“从作用机理上来看,蚓激酶的应用范围应该更加广泛,比如它应该可以在不稳定型心绞痛、冠心病等方面也可起到疗效。”于是,将拳头产品蚓激酶的应用范围拓展开来,成为百奥药业科技创新的一件大事。

    2007年,百奥药业与苏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开展了“纤维蛋白原与颈动脉粥样硬化关系以及蚓激酶干预的临床研究”的项目。经过1年多深度临床研究,项目小组收集了病例350例,初步结果显示蚓激酶对于颈动脉粥样硬化斑块有减小的趋势;同时也使“易损斑块的检出率”下降,说明蚓激酶还可以使已形成的动脉斑块稳定,防止斑块易损脱落,从而减少血栓栓塞性疾病的发生,对于血栓性疾病的二级预防更有临床意义。目前临床医学界,尤其是心血管内科、内分泌科、神经内科、血管外科等,都把动脉粥样硬化是疾病发病、进展和干预的主要研究内容;更有国际大制药公司花巨资投入该领域研究,可见动脉粥样硬化作为临床疾病治疗和研究的热点。百奥药业紧跟临床研究前沿,不断探索最新治疗方法,体现了科研先行的承诺。

    “单凭只做市场、靠市场策略,企业是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企业一定要靠科研先行,需要学术引领科研先行。拓展产品临床应用领域正是百奥药业科研先行的一部分。这也是练内功的表现形式之一。”侯全民说。此外,百奥药业正在加紧步伐推出“神秘”的新产品。侯全民透露,这个未来百奥药业的“新星”很快将会拿到临床批件。此前,该物质在国内还没有制剂技术,百奥药业与生物物理研究所的海归博士合作,目前已经突破了制剂的技术瓶颈。“再加上去年我们推出的新产品—醋酸奥曲肽注射剂,今年也开始了销售工作。目前各方面正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推进,并且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成绩。所以,在大形势严峻的时期,我们依然能够保持良好的发展。”

    文化凝聚 竞争中彰显力量
    百奥药业从成立至今,都注重打造企业文化。侯全民说,最近几年,一些药企频频出问题,这很可能是因为企业内部管理不严。“而百奥药业内部管理非常严格。药品生产关系到老百姓的生命安全,马虎不得。例如,在生产方面,我们设有质量管理员,他们每天都会非常严格地检查车间里的工人是否按照要求生产,产品要进行抽检,质量要达到标准。百奥药业对每道工序都要进行把关,而不是最后产品出来了才检查,这样才能保证产品100%合格。”

    侯全民认为,这样做正是企业文化建设中凝聚了企业每一名员工的力量,“我们有4个责任,首先是对社会负责,其次有对客户负责,对员工负责,对股东负责。”生产环节如此,销售环节也是如此。

    “百奥药业的医药代表绝对不同于其他药企的医药代表,更不是坊间认为的负面形象的医药代表。”百奥药业综合事务部负责人说,“很多医生认为百奥药业的医药代表更低调、更踏实、更学究气。”百奥药业的医药代表为何被如此定义?“百奥药业的医药代表并非一门心思地想如何将药卖给医院,让大夫开处方将药卖给病人,从而赚取利润。他们将企业的科技和文化内涵很好地传达给医院和大夫,从而使他们认同百奥药业的产品,最终认同百奥药业。”

    百奥药业在上海的市场就是从零开始,一步步走向成熟的。2001年的时候,上海市场对于百奥药业来说,还是空白一片。上海地区销售经理负责人发现,百奥药业的蚓激酶作为一个神经内科、非医保目录品种非常难推广;其次,蚓激酶对于上海来说是一个相对新的产品,且上海的专家对于这样一个口服制剂有太多的疑虑。当时每个月的产品销量并不理想。

    于是,百奥药业决定在上海安排一项大规模临床实验。方以贤记得在邀请全国神经病学学会主任委员吕传真教授主持这项研究时,吕教授将信将疑,他提出,实验必须是“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这样一个“金”标准。百奥药业毅然决定按这样的标准进行实验,很快,实验在上海华山、中山、瑞金、长征等医院相继展开。实验结果消除了专家、医生的困惑,更为百奥药业在上海市场的拓展鼓足了士气。2003年10月,百奥药业蚓激酶顺利进入了上海医保可报销目录,从此,百奥药业在上海市场站稳了脚跟。

    在从无到有,从质疑到信任的几年中,百奥药业的医药代表做足了功课,他们不是靠人情交易,更不是靠金钱交易,而是从产品本身出发,将百奥药业的4个负责的主体企业文化传达给了专家和医生,使得他们认同了这种“学院气质”。因此,百奥药业组建的专家网络,覆盖了上海各大医院,蚓激酶也获得了医生的广泛认可。

    蜚声全球的哈佛商学院百年思想领袖、领导力大师约翰•科特教授在其新作《紧迫感—在危机中变革》中传递了两个重要信息:在成功中预见危机—居安思危;在危机中找到机遇—居危思安。百奥药业立志于在成功中开拓品牌,在危机中传承品牌,期待让世人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中国科学院在生物医药界“联想”的诞生。《科学时报》记者/筱筠 (全文刊登在2009年4月25日《科学时报•中关村周刊》第2版社区栏目)




底部